嫣然酱

神夏和各种电影,每一件美好的事。
业余不成熟写手。
麦雷/华福党。
墙头很多。

《小情人》最后那两段我还写了一个Greg×自己的版本……如果你们想看的话我可以悄悄的放出来……如果有cp洁癖那我就自己看惹……


【麦雷/pwp】小情人

※预警:3p,Mycroft×大小Greg

※脑洞,没有逻辑不科学,一切为了爽,ooc我的

※感谢宝贝瓜赐予我灵感

————————

1.

Mycroft在自家门口捡到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确认了盒子里不是炸弹之类的东西后他还是打开了它。里面是两个像VR眼镜一样的东西还有一个黑色的匣子,还附了一张说明书:

“梦境定制仪

佩戴眼罩并开启机器,机器会根据您的潜意识为您定制梦境,并且让您在梦中的各种感觉与现实无二。

如有两位使用者,则双方会共享梦境,梦境内容以先入眠的一方为准。

祝您使用愉快。”

嗯?这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盒子上什么都没写,不知道是谁寄过来的。没准是Greg?

拿着说明书看了半天,Mycroft心里还是多少被勾起了点好奇心。他抬眼看了一下时间,大概还有半个小时Greg才回来,梦境时间翻倍的话,应该够了。

要不……试一试?

Mycroft拿着机器到了卧室,开启了机器后端正地躺在了床上。

“正在检测您的潜意识……”

“检测已完成,正在为您定制梦境……”

“梦境加载中……祝您玩的愉快。”

Mycroft感觉自己的太阳穴一阵酥麻感,眼皮也渐渐沉重,一阵困意袭来……


2.

“Sir?Sir?”

Mycroft听到一个干净的声音在他耳边,同时眼前似乎有一双手在不断摇晃着。

“嗯?”他应了一声,眼神终于聚焦。

面前正甜甜地叫他的是Greg,不,这么说似乎不够准确,他有着和Greg相同的脸,但显然要更加年轻,甚至看起来只有十几岁。

Mycroft的视线向周围转了一圈,他们似乎在一个房间里,房间很大,正中摆着一架纯黑色钢琴,看起来价值不菲,黑色的漆面反着光。他们坐在离钢琴不远的书桌前,而房间的另一边则是一张大床。

“Sir你不舒服吗?”少年问道,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担忧。

“呃,没事,我没事。”Mycroft不着痕迹地瞟了一眼手下的书,封皮上端正地写着“Greg Lestrade”。

所以这少年真的是Greg?

“Sir,这里我还是不懂。”少年指着书上的一处。

看来我是他的老师什么的。Mycroft很快搞明白了状况。

他顺着少年纤细的指尖看过去,一个有点复杂的语法,Mycroft只看了一眼就给他讲了一遍。

少年看上去似懂非懂:“Sir我做一下这里的题试试好了。”

“好。”Mycroft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趁着少年蹙着眉做题时,Mycroft思考着这个梦境。

几天前Greg拿出了一张大学时期的照片,对着照片上的美少年长吁短叹了一番,说自己那时可真是好看,然后顺便不正经地对Mycroft说可惜你没品尝到我年轻的肉体。

难道是因为这个潜意识才会有这个梦?

平心而论Mycroft并不是在乎Greg说的话,对于他而言现在的Greg就是最好的。

……好吧如果能更早一点认识他当然更好。

“Sir,我做完了。”

Mycroft拿起本子看,明明是刚刚讲过嗯内容,做的还是一塌糊涂。

“这个,还有这个,都错了。”

少年一副懊恼的样子,委屈地撇撇嘴:“对不起Sir,我又做错了。”

对着一张少年Greg的脸Mycroft实在是生不起气来,正准备说没事我再教你一遍时,少年仰起头问道:

“那Sir要惩罚我吗?”


全文戳↓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986198

石墨:https://shimo.im/docs/jTfPTEIA6ro5ARDb/


明天更新。

贼变态的……在变态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来自我的无敌小可爱~rua!

跟风凑个热闹
真的去统计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写了这么多东西,到老福特大概大半年,得到了很多喜欢也看到了很多自己喜欢的东西,新的一年希望我们都能更好,谢谢每一个曾经看过我文的你❤

#当我看神夏时都在想什么#
很久以前留下弹幕,看到有消息提醒就戳进去看了一下,结果……
N刷后的结果就是看剧的核心已经转变为舔屏……
而且从这里可以看出我真的是个资深手控了……

【麦雷/日常】暖冬

※甜甜的老夫老妻日常

※这篇文主要是用来舔麦哥的(住口

※我的城市下雪了,你们呢

-------------------

夜幕初临,Mycroft放下笔从桌上的文件中抬起头来,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脖颈和肩膀。伦敦的冬天悄然而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从窗子向外望去,天上已经飘起了细细密密的雪花。

办公室里开着空调,暖融融的和外面隔绝开来,Mycroft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修长的身形被顶灯映照,在地上投出一个清晰的影。街道上没有什么车,偶尔有一两个行色匆匆的路人,在有些寒冷的夜里戴上衣服的帽子快步走过。

他抬起手看了一眼手腕,时间差不多了。不知是想起了什么,本来冷着的一张脸的顷刻就柔和了下来,嘴角甚至有了一个明显的弧度。

Mycroft按了一下内线,女助手几乎是立刻就敲响了门。

“Sir,有什么需要?”

“今天我自己开车回去,还有,你可以下班了。”

“好的Sir。”

女助理微微颔首,退出了办公室。

厚实的长风衣被挂在衣架上,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把它取下来穿在了身上,然后围上了一条羊毛围巾。拿着伞下楼后,车已经端正地停在门口,司机把钥匙交给他后也离开了。

车里早就开好了热气,完全感觉不到外界的寒冷,Mycroft发动车子,向着自己牵挂的方向驶去。

离苏格兰场不远的地方有家咖啡馆,老远就看到店里的暖色灯光圈出一片明亮,外面的雪没有要停的意思,Mycroft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车子停在路边下了车。

店里暖气开的很足,玻璃上是一层朦胧的雾气,靠窗的位子旁的玻璃上大概是上一位顾客用手指画上的一颗爱心。Mycroft是目前唯一的顾客,他要了一杯外带的拿铁,想了想又加了糖浆和榛子仁。

刚做好的咖啡还带着烫手的温度,Mycroft拎起袋子出了店门,打开车门把咖啡放在主驾和副驾之间用来放杯子的格子里,拿起伞又一次锁上了车门。

从这里到苏格兰场大概有几百米,Mycroft撑开小黑伞,阔步向苏格兰场走去。

Greg忙完最后一个案子的归档后一出门就看到有个再熟悉不过的硕长身影站在路边。

路灯泄下温暖的明黄色的光束,细小的雪花在灯光里上下翻飞。

那个人撑着伞静静地站在那儿,另一只手稳妥的放在了大衣的口袋里。他的大衣上无可避免地沾了星星点点的雪片,在灯下闪着晶莹的光。空气中可以看到他呼吸产生的白色哈气,轮廓分明的脸被光投射出一小片阴影。

扑通。

Greg甚至不忍心破坏这个场景,Mycroft的魅力总是在他安静专注的时候无意识地散发,就像现在,Greg不敢相信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他还能因为在路灯下接他回家的男朋友而无比心动。

Mycroft显然也看到了他,注视着他的眼神温柔得能滴水。

Greg快步走到他身边,即使没几步路还是被冻的双颊泛红。他哈了一口气在自己手里搓了搓,笑着说:“真冷啊今天。”

Mycroft把他置于伞下,轻轻拨弄了一下他沾了些雪花的头顶。Greg只穿了件不太厚的夹克,看起来倒是无比帅气,可是在男朋友眼里这就是不注意身体的表现。温柔的眼神锋利了一点,Mycroft丝毫没有犹豫地摘下了自己的羊毛围巾,把Greg的脖子裹了个严严实实。围巾上还有Mycroft留下的体温,暖烘烘的十分舒服。

“车停在那边了,走吧。”Mycroft自然地牵起他的一只手,他的手有点冰,不像一直放在口袋里的Mycroft一样温暖,他感觉到Mycroft和他十指交叉,然后放进了还有温度的口袋里。

Greg低着头闷笑了一声,脑子里想着自己怎么像个第一次谈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一边又被这种不经意的亲昵和体贴撩拨的心头一阵温热。

两个人走在积了一层雪的路上,鞋底踩在上面发出些许咯吱咯吱的轻微响声。

“怎么把车停那边啊?”Greg问他。

“警局前不能停非公用车辆。”Mycroft回答。

Greg哦了一声,点点头。

这一段不长的路被他们走的很慢,或许是因为纷飞的雪,或许是因为静谧的环境,又或许是因为身边的人。

Greg让Mycroft收了伞,他说这样更亮。

两个人的头上、肩上纷纷落了不少的雪花,但是没有人去把它拂下。他们的影子被拉的很长,而这样走着,似乎就真的和身边的人一起白了头。

车子里的温度因为熄火太久已经不复温暖,Mycroft打开热风,没有急着启动。

他把咖啡拿出来递给Greg:“暖暖手。”

Greg捧着纸杯,温热的咖啡温度透过杯壁传递到掌心。他喝了一大口,是满口的香醇和甜蜜。

“Myc.”Greg叫了他一声。

Mycroft看向他,Greg突然凑过来把嘴唇贴上了Mycroft的,Mycroft的嘴唇还带着些许外面的凉气,Greg亮晶晶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看,满是笑意。Greg有双漂亮的眼睛,大而明亮,还有鸦羽般的睫毛上下翻飞。Mycroft反客为主,轻松撬开牙关在Greg的口腔里逡巡了一圈,把咖啡的微苦、糖浆的甜蜜和榛子的香气尝了个遍,最后满意地退出,在Greg饱满的下唇上轻轻地嘬了一下。

“晚餐吃什么?”

“小羊排和蘑菇汤!”

“好。”

窗外依然很冷,寒风裹挟着雪花耀武扬威。

而车子缓缓移动,向着他们温暖的家。

——fin——


彩蛋:

Greg:“警局门前不能停非公务用车吗?”

下属:“我们没有这方面的规定DI Lestrade。”

Mycroft内心:只不过是想和你一起雪中漫步罢了。


【麦雷/ABO/R】国王与玫瑰(番外一)

番外一 国王的婚礼

被彻底标记后的Greg带着一身的烟酒气招摇过市,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被标记了似的直接冲进了Sherlock的实验室,Sherlock正在摆弄他的一大堆瓶瓶罐罐,闻到他的气味直接皱了眉。

“你们两个的信息素简直绝配,闻起来就像在欢场混了一整夜。”

Greg不管他的调侃,他觉得这味道还挺不错的,他一直觉得自己的气味太甜,被缭绕的雪茄味中和一下终于带了些成熟男人的味道。

“我是想来跟你说,抑制剂确实有点副作用。”

“嗯?”Sherlock抬眼看着他,“我以为你是来宣布你成功拿下那个胖子了呢。”

“嘿Sherlock,那可是你哥哥!”Greg抄着手,“况且他并不胖,是你太瘦了。你说你都怀孕了怎么还不多吃点你这样对孩子可不好,而且你现在要少碰这些药品……”

“停!”Sherlock打断了他,“说正事。”

Greg耸耸肩:“好吧,就是抑制剂停掉了之后发情期的反应会更剧烈。”

“所以抑制剂压住的发情期会在某一次没有服用的发情期爆发出来。”Sherlock沉思,“你是主动发情还是被动发情?”

“……你一定要问的这么直白吗?”Greg的脸唰地红了,“是……他的信息素……”

“OK我明白了。”Sherlock又想起了什么,“John忘记给你抑制剂,很抱歉。”

Greg大方地摆摆手:“没关系,起码结果不错。”

国王是个行动派,在他们表明彼此的心意后很快就决定要举办盛大的婚礼,这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心动,他当然忍不住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有多么幸运。

繁复的皇家婚礼光是准备就需要很久,Greg建议他不用太过担心婚礼的筹备,倒不如先趁着这个时候做他早就想做的事情。

于是不久后,《Omega平权法令》颁布,法令中规定Omega享有充分的人身自由和婚姻自由,有权自主选择工作及伴侣。全国的Omega都为此而狂欢,听说法令颁布的第一天就有几百起离婚案等待判决。

和法令一起宣布的是国王的婚讯。国民们对未来的王后都十分好奇,不知怎么就传出了王后是一位温柔美丽的贵族女性Omega的传言。Greg听说了也不恼,总归婚礼当天是要面对众多子民的,他倒是希望他们不要失望。

Greg见过很多次婚礼,他出生的小镇莱特诺尔人口不多,大家互相熟识,每当哪一家有婚礼时全镇子的人都会一起庆祝,他们会在自家门口别上一枝新鲜的玫瑰——这是小镇的特别习俗,每一个莱特诺尔人都深爱玫瑰。婚礼上会有歌手弹着琴唱歌,而大家会围成一个圈,踏着节奏尽情的跳舞欢笑。婚礼对于Greg来说是很美好的回忆,因为新人脸上幸福的笑意,多的吃也吃不完的美味食物,还有回荡在整个镇子里的迷人玫瑰香。

王室的婚礼,特别是国王的婚礼格外复杂,Greg不得不放下了他在护卫队的训练而去应付每天多到数不清的各项事物,或是量尺寸做礼服,或是挑选宴会需要的酒。他无数次跟嬷嬷们说她们来做决定就好,又无数次得到别人可代替不了一定要亲自选的回答。他崩溃地问国王为什么他不来做决定,却只是被国王一把揽过在鼻尖上亲了一口:

“因为你喜欢的就是我喜欢的。”

好吧。Greg顶着一张大红脸重新回归了忙的热火朝天的姑娘中。

如果问Greg人生中最奇妙的经历是什么,那么也许有两件。一是他莫名被人绑回了王宫送给了国王,而二,则是他和国王相爱并且结婚了。

婚礼前夜Greg紧张地睡不着,在床上辗转反侧胡思乱想,被一旁的国王笑着搂在了怀里。

“当初你被绑到我床上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国王打趣道。

Greg把头埋得很低,闷闷地说:“那时候我只想着如果那个混蛋国王真的强迫我我就想办法杀了他。”

“所以我的宝贝儿居然想着要杀我,我可太伤心了。”国王的语气听起来倒真像是心痛的不得了。

“那时候我怎么知道会……”Greg嘟囔着。

“不过你还真是能杀了我,用这儿。”国王挺挺跨,极具暗示意味。

国王真是越来越流氓了。Greg干脆地转身亲了上去,堵上国王荤话连篇的嘴。国王愉快地接受了他的投怀送抱,虽然什么都没做但还是把怀里柔韧的身体亲亲摸摸欺负了个够本。闹了这么一下Greg终于累了,国王看着怀里人微颤的睫毛,心满意足地睡去。

婚礼这天是难得的好天气,阳光耀眼,天空澄澈。王宫里的每一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一大早侍女就拿了礼服过来,国王穿上了硬挺的军装,Greg的礼服则是王室最出色的裁缝精心制作的。白色的衬衫用了上好的面料,领子和袖口的花型褶皱被缝上了金色的暗纹,扣子都是成色上佳的珍珠;。黑色燕尾服在腰部收紧又向下开了漂亮的叉,胸前是形状花纹繁复的王族族徽,还有一朵红色的小玫瑰被绣在外翻的衣领上。

Greg看起来英俊极了,如果没有人告诉你,他看起来就是一位贵族出身的小公子。国王对于裁缝的手艺十分满意,高兴地赏赐了他不少东西,活像个色零智昏的昏君。

他们牵着手坐上马车驶向教堂,此时时间尚早,街上人也并不多。国王能离开王宫的机会不算多,Greg也从未好好的看过国家的首都,两个人掀开马车的帘子,兴致勃勃地观赏着这座古老的城市。一草一木似乎显得都那么特殊,两个人都想要记住这一天的每一个瞬间。

教堂里除了牧师以外只站着Sherlock和John,这是国王的意思,他想要这一刻只和最亲的人分享。他和Sherlock早已没了父母,彼此之间就是生命中最牢固的牵绊。

教堂里安静肃穆,阳光透过窗子刚好照射在他们两人的身上,可爱的天使雕像立在一边,鲜花堆满了各个角落。

牧师轻轻开口:“Dearly beloved, we are gathered here today to join this man and this man in holy matriomony. (我们今天在这里出席这位男士和这位男士的神圣的婚礼。)

“Do either of you have any reason why you should not legally be joined in marriage?(请问你们俩彼此当中,有谁有什么理由认为你们的婚盟不合法吗?)”

他们看向彼此,摇摇头。

“Is there anyone present who can show any just cause why these two people should not be legally joined in marriage? (在场的各位当中,有谁能提供正当的理由,指出这两位的婚姻不合法吗?)”

台下的Sherlock和John笑着摇头。  

 “Then, Mycroft Holmes, do you take Greg Lestrade to be your lawful, wedded husband ?  (好,Mycroft Holmes,你愿意接受Greg Lestrade, 作为你的合法丈夫吗?) 

国王再认真不过地看着Greg: “I do.  ”

“And you, Greg Lestrade, do you take Mycroft Holmes to be your lawful, wedded husband? ” 

Greg同样坚定地望着他:“I do. ” 

“The rings, please. (请交换结婚戒指。)  ” 

两枚闪烁着光的婚戒被放到《圣经》上,Mycroft拿起其中的一枚,温柔地给Greg戴上,Greg拿起另一枚,同样轻柔的将它套在指头上。

“By the power vested in me by the laws ,  I now pronounce you husband and husband. You may kiss each other now.  (以法律所赋予的合法权利,我现在宣布,你们正式结为合法夫妻。现在你们可以亲吻彼此了。) ”

不会有一刻比现在更美好了。他们在神的面前安静地接吻,他们得到了神的祝福。

“Bless Mycroft and Greg with wisdom and pleasure. Be their friend and companion in joy, their comfort in need and in sorrow. And when this life is ended welcome them into your presence, there with all your people to praise your holy name——(上帝以智慧与喜悦保佑Mycroft和Greg,在快乐时做他们的朋友和伙伴,在需要和悲伤中做他们的慰藉。当生命结束时,欢迎他们来到你的面前,和你的众民一同赞颂你的圣名——)”

他们一同开口:“Blessed be God; Father, Son and Holy Spirit, as in the beginning, so now, and for ever. Amen.(愿你们被上帝保佑,圣父,圣子和圣灵,如起初,如现在,并到永远。阿门。)”

教堂的钟声敲响,悠远地飘荡到每个角落。

直到坐在敞篷马车里巡游时,Greg依然感觉很不真切。大街小巷两旁此时已经被围地水泄不通,所有人都拿着鲜花,欢呼着,看着他们的国王和王后。

他们都爱这位王后,尽管他不是传言中温柔的Omega贵族小姐,但他同样风度翩翩和英俊,他看起来和国王是那么相配。他带来了和平和平等,带来了这个国家新的希望。

他们微笑着挥手致意,享受被所有人祝福的这一刻。

等到晚宴也结束后,这兵荒马乱的一天终于宣告结束。他们两个都累的不行,走进宫殿Greg才发现每个房间的门边上都别着一支玫瑰。

“Mycroft这是……”

“我记得你说过你家乡的婚礼,每家每户都要别一支玫瑰。”国王解释道,“很抱歉不能让你经历一次家乡的婚礼。”

“天哪,这不重要。”Greg扑上去抱住了他,“我一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Greg Lestrade和Mycroft Holmes都不会想到,他们有一天会因为一场意外而遇到他们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他们经历了分离也曾差点错过彼此,但是还好,他们注定相互吸引,所以他们最终找到了彼此,接纳了彼此,也深爱着彼此。

他们的手紧紧牵着,并且永远也不会放开。

——番外一Fin——

————————

※婚礼誓词是自己瞎翻译的,可能不太严谨,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明儿更国王番外~

本来想今天搞出来的但是晚上出去采访了就没时间搞……

明天下午5点?(大概趴……)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一个螺旋爆炸升天!!!!!!
一打开老福特突然99+让我很惊慌,然后!!!!!
眠狼太太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哪我简直不敢想我被眠狼太太看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现在只会土拨鼠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
眠狼太太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